芯片和量子科技大热,哪些李鬼在扮演李逵?

原创 PC4f5X  2020-12-07 21:32 

来源:品玩

文/Decode

在自主发展核心技术的大基调下,芯片和量子科技成为硬科技中的明星领域。但凡一个领域过热,就容易引来浑水摸鱼之辈。打着造芯、量子旗号招摇撞骗的案例,已屡见不鲜。

“烂尾”的芯片明星

2020年7月30日,投资千亿的芯片明星项目“武汉弘芯”,被曝出存在较大资金缺口,随时面临资金断裂风险。这揭开了芯片项目“烂尾潮”的一角。

时间回到2014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颁布,同时“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简称“国家大基金”)成立,募资1387.2亿元。

在国家政策和基金的带动下,各地方政府纷纷建立产业园,成立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基金,据华信研究院统计,2013年到2018年底,中国至少成立了20只地方集成电路产业基金,目标规模超过5000亿元,地方造芯热潮就此掀起。

在企业数据库“企查查”中统计“芯片”关键词可发现,2015年新增注册企业0.28万家,2018年新增0.55万家,2019年新增0.58万家,2020年前三季度新增1.28万家。

另外据财新网统计,自2014年6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发布至2019年12月,共有50多个规模较大的芯片项目在江苏、四川、重庆、福建、广东、山东、浙江、湖南、甘肃等地上马,并且以制造类项目为主。以各自号称的投资规模统计,单个项目平均投资额超300亿元,总计划投资额超过1.7万亿元。

技术、人才和资金密集型的芯片行业,向来以高门槛著称。企业蜂拥而上看似积极响应号召,但实际上许多缺乏专业背景,甚至还有从地产、水泥行业转投过来的。

上文提到的武汉弘芯项目,成立于2017年11月,宣称要做14nm以及7nm以下先进逻辑工艺晶圆制造。

武汉市东西湖区给予了该项目各种政策优惠和资金支持,2018和2019年曾位列湖北省级重点建设项目。据《武汉市2020年市级重大在建项目计划》,弘芯项目两期总投资额为1280亿元,到2019年底已经完成投资153亿元。

2019年,武汉弘芯成功说服了蒋尚义出任CEO。他曾在台积电任职10多年,又在中芯国际担任过国际独立董事,是一位有真材实料的行业泰斗。同年底,弘芯举办仪式,高调把一台“ASML光刻机”引进厂房,并称其为“国内唯一能生产7nm的核心设备”。

弘芯有钱、有人、有设备,看起来挺靠谱的,但最终却以因资金缺口导致“烂尾”收场。

武汉弘芯目前的困境,明面上是资金的问题:因为拖欠工程款被分包商诉讼追债,导致项目规划用地被查封、工程停滞。但再往深挖,武汉弘芯的控股股东“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光量)问题更多。弘芯的“烂尾”看似偶然,实则隐隐透露出一丝必然性。

首先是钱的方面,北京光量玩的是空手套白狼的把戏。弘芯由北京光量持股90%,武汉临空港经开区发展投资集团持股10%。

工商资料显示,弘芯的注册资金为20亿元,大股东北京光量实缴资本为0元,而武汉临空投的2亿注册资本已经缴清。武汉弘芯2017年11月6日成立,而北京光量同年11月2日成立,是一家典型的空壳公司。

其次是人的方面。2020年6月,就有传闻蒋尚义萌生退意,因为弘芯的投资和设备未能及时到位,导致运营困难。7月底,弘芯项目曝出财务问题后,蒋尚义通过Linkedin消息表示:财务责任属于董事长。

而那台“国内唯一能生产7nm的核心设备”——ASML光刻机,还没来得及启用,就已经被抵押给了武汉农村商业银行东西湖支行。《财新》通过抵押信息查明,实际上这是一台DUV(光源为深紫外光),而不是外界认为的EUV(光源为极紫外光),虽然确实能做到7nm工艺,但要再升级极其困难,且型号也不是最先进的。同样的型号并非只有武汉弘芯持有,有多年半导体经验的行业人士表示,中芯国际有10台一样型号的机器。

不止一个武汉弘芯

据《证券时报·e公司》报道,他们在仔细观看某总包方起诉武汉弘芯的庭审实录后发现,龙伟和曹山是两个关键的人物。龙伟、曹山曾是弘芯成立初期的董事长和董事,后于2019年5月退出。

除了发起弘芯项目,曹山目前还是多家芯片企业的实际控制人。他作为大股东的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被人在其官网发现,创始人是刘德华,郭富城、黎明、张学友是副总裁。这个事情被曝光后没多久,其官网就打不开了。

如果说泉能研究院是一个闹剧,那下面这些公司则是有实打实的投入。曹山在离开弘芯前,于2018年11月设立“珠海逸芯”。该公司在2019年1月与济南高新区合作,成立了“济南泉芯”。项目计划建设12英寸12nm/7nm工艺节点的晶圆制造线。总投资额为590亿元,分两期进行。

据《证券时报·e公司》报道,珠海逸芯最初对济南泉芯持股80%,后减持为41.18%,退居二股东。除了泉芯,珠海逸芯还在2018年12月与两家济南国资,共同成立“云芯国际”,且该公司地点与济南泉芯相邻。

品玩通关整合相关资料发现,珠海逸芯、济南泉芯和云芯国际的操盘手法,和武汉弘芯惊人相似。

首先,泉芯的注册资本为59.5亿元,但实缴资本只有5.1亿元,且均是济南方面出资,而珠海逸芯实缴出资额为0。

其次,在人员操作上,珠海逸芯再次祭出挖来行业知名老将、利用名人效应这一招,请夏劲秋当泉芯的高管,同时让他担任云芯国际的董事。夏劲秋之前在台积电任职,是高级技术人才。2017年10月,台积电前研发长梁孟松跳槽到三星,带走6员大将,夏正是其中之一。

珠海逸芯、济南泉芯和云芯国际的实际进度还不得而知,但正如《证券时报·e公司》所陈述,通过重重线索,至少从2017年开始,一个专注于半导体领域四处出击的小团队隐隐浮现……借由空壳公司将风险转嫁给当地政府、金融机构和各级工程承包方,然后自己套利。

事实上,在全国造芯狂热的氛围中,类似的操盘手段在各地方屡屡上演。

2019年,江苏淮安的德淮半导体项目,因为资金不足,陷入断粮危机。2020年6月,南京德科玛项目同样因为资金不足,进入破产清算和资产移交程序。

这两个项目背后,都有着两个人的影子:李睿和夏绍曾。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李瑞因先后在淮安、南京、宁波三地参与创办半导体公司,被称为“投机分子”,而夏绍曾则曾经在中芯国际担任过厂长——这路数是多么熟悉,弘芯和逸芯的戏码在不同地方、以大同小异的方式重复着。

巧合的不仅有人员组合,就连出资比例,也是如此雷同。《中国新闻周刊》采访到参与了德科玛项目的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副主任沈吟龙,他说“德科玛最初希望政府出资二三十亿元,我们说这是不可能的”,这也是德科玛后来转战淮安的重要原因。

而据财新报道,对于德淮项目,淮安政府承诺出资60亿元,夏绍曾则负责引入一期投资的另外60亿元。但最终,淮安市政府出资30多亿元后,夏绍曾引入的社会资本仅有数亿元。

目前,全国已经有6个百亿级别的半导体项目陷入困境,除了上面提到的武汉弘芯、南京德科玛、淮安德淮,还有成都格芯、陕西坤同半导体、贵州华芯通。

随着美国断供华为、中芯国际上市、光刻机等事件和名词在舆论场发酵,芯片行业的热度只增不减。2019年10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二期成立,注册资本为2041.5亿元,两倍于一期的注册资本,更加助推了这个行业的吸引力。

但浑水摸鱼的机会,往后越来越少。2020年10月2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通过网上方式举行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孟玮释放出了明确的信号:个别地方对集成电路发展的规律认知不够,盲目上项目……(发改委)将按照“谁支持、谁负责”原则,对造成重大损失或引发重大风险的,予以通报问责。

蹭上“量子”概念,不管多离谱都有人信

相比芯片,量子科技的前沿性有过之无不及,需要更多资金、更深入的专业知识,以及基础科学上的突破。因此,在量子科技领域浑水摸鱼之辈,大多是蹭一下量子科技的热度,又或者挂“量子”的旗号,做一些毫无科学根据、但包装得十分玄乎的事,以忽悠缺乏辨识能力的普通人。

10月19日国内股市一开盘,多只量子科技概念股涨停。火热的行情,引来了一些业务与量子科技关系不大、但又想蹭这个热点的公司。

据果壳旗下的科技媒体《放大灯》报道,多家公司在互动平台上自称业务与量子科技相关,或进行过量子科技方面的投资,比如达华智能、金信诺和金卡智能。

以金卡智能为例,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是智慧燃气和智慧水务的解决方案。可就是这么一家看上去跟量子科技八杆子打不着的公司,通过旗下一家控股公司,持有国科量子0.74%股权。

国科量子与前段时间刚上市的国盾量子师出同门,业务聚焦于量子保密通信网络设施的规划、建设、推广和维护,目标是成为国际领先的量子通信综合服务提供商。

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问金卡智能,公司是否看好量子科技技术发展?金卡智能回应称,该项投资有助于公司与国科量子在探索物联网大数据领域的量子加密技术应用方面达成合作,通过产业协同提升公司物联网综合解决方案能力。

智慧燃气、智慧水务还能和量子保密通信网络纠缠在一起?还是说,这只是金卡智能蹭量子科技热点的一点伎俩?只有时间能解开谜题了。

相比资本市场对量子科技的趋之若鹜,普通人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量子骗局更加讽刺。

2019年,量子波动速读被媒体广泛报道后,揭露了“量子”概念被滥用的现象:只要加上“量子”,再怎么离谱的事情都有人信。

某些培训机构称,读者只需要高速翻动书本,就能“直接以心灵感应的方式高速获取信息”。为使给这种现象一个“科学的解释”,这些机构会将原理阐释为“物理学的量子纠缠和光的波粒二象性”。

有媒体进行调查,发现北京、深圳、广州、杭州等地都有类似的机构,并且培训价格不菲,一期课程动辄几万元人民币。类似的骗局,还有量子项链、量子袜、量子水、量子药、量子防辐射手机贴……

为什么这些一看就是收割“智商税”的事物,总会有人上当受骗?

归根到底,还是因为“量子”这一概念的复杂性。普通人要准确理解“量子”并不容易,加之商家的刻意误导,普通人更容易对扯上量子的事物感到信任。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学博士林梅表示,目前除量子通信应用于金融安全等领域,其他量子技术都在研发阶段,根本没有应用于民用领域,而且量子技术对试验环境要求相当苛刻,一般民营企业根本无法达到,因此标榜“量子”的产品都是打着量子旗号的虚假宣传。

短时间内,芯片、量子科技的热度还会持续,也还会有一些动机不纯的人和公司,想通过包装概念、资本手段挣上一笔。但随着监管和问责层面的强化,相信“李鬼”会越来越少,或者更容易、更快地显露原形。

本文地址:http://www.szwangfa.com/18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