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来营收难破2亿 润科生物近1年半净利润来自子公司欲IPO

原创 PC4f5X  2021-02-14 00:34 

12月1日,海洋微藻生产商广东润科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润科生物”)在创业板官网披露招股书,拟募资3.99亿元。用于扩充和研发中心建设。

招股书显示,润科生物是多个国产奶粉品牌的DHA、ARA原材料供应商,但近十年来,公司营收规模一直未能突破2亿元,其未来的营收增长能力令人存疑,不仅如此,该公司还面临着毛利率明显高于同行、实控人认定不清楚问题,也可能对润科生物的IPO造成影响。

近10年的营收增速有限

润科生物成立于2000年5月,2017年6月完成股改,公司主要从事DHA、ARA等海洋微藻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作为营养强化剂,DHA、ARA 被广泛应用于各种婴幼儿配方奶粉当中。润科生物的前五大客户中,也出现了完达山、飞鹤、君乐宝、雅士利等众多国产奶粉品牌的身影。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6月(下称“报告期内”),完达山向润科生物贡献的销售收入分别为3670万元、2135万元、2599万元和866万元,在其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24.29%、12.34%、15.17%和7.47%。不难看出,完达山也是润科生物2017年至2019年第一大客户。

不过,到了2020年上半年,润科生物的第一大客户变成了君乐宝,同期,为润科生物贡献了2344万元的销售收入,在其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为19.75%。而完达山滑落为润科生物的第三大客户。此外,飞鹤在报告期内一直排在润科生物的前五大客户之列,销售贡献率稳定在10%左右。

看到这里,对数据敏感投资者可能会发现,润科生物的主营业务收入并不高。而事实上也是如此。报告期内,其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51亿元、1.73亿元、1.71亿元和1.19亿元。

Wind数据显示,早在2010年,润科生物的主营业务收入就已达1.55亿元.也就是说,润科生物近十年的营收增速有限。

不过,2020年上半年,润科生物的营收已达1.19亿元,不知今年能否突破2亿元。润科生物表示,“2020年上半年营收增加是因为主要竞争对手位于疫情严重的湖北地区,存在不同程度的停工停产,而公司生产基地地处福建漳州,疫情形势控制得较好,导致2020 年 1-6 月业务收入同比增长较大。”只是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逐步得到控制,竞争对手复工复产,润科生物未来的业绩能否持续增长,尚存在一定疑问。

毛利率因何高于竞争对手近30%

虽然,润科生物的营收规模不大,但该公司的盈利能力倒不错。报告期内,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678万元、6688万元、7004万元和4869万元;同期净利率分别为37.58%、38.65%、40.87%和41.01%。相应的,润科生物的毛利率也高得吓人。招股书显示,润科生物主营业务报告期内的毛利率分别为66.80%、73.84%、73.39%和72.17%,这个数据也高出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许多。

招股书中,润科生物以发酵工艺等标准把嘉必优、金达威、安琪酵母、睿智医药、圣达生物这五家公司看做为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报告期内,这5家公司的毛利率均值分别为 43.06%、42.74%、42.15%和48.8%。润科生物的毛利率较这些公司高出近30%左右。

对于毛利率较高的原因,润科生物表示,这是因为公司产品主要应用于婴幼儿配方奶粉,下游客户对 DHA、ARA 产品的质量、安全、稳定等要求标准高于普通食品添加剂,再加上生产工艺、生产成本及人工成本等因素的综合,使得公司毛利率与上述公司存在较大差异。

值得注意的是,嘉必优与润科生物的业务具有高度相似。据公司官网,嘉必优的主营产品为ARA、藻油 DHA及SA、天然β-胡萝卜素等产品。同期,公司毛利率分别为46.45%、48.94%、52.97%和56.45%,较润科生物相比仍低不少。《投资者网》就“毛利率为何高于嘉必优等直接竞争对手”等问题致函润科生物,但没有收到对方任何回复。

利润靠子公司“输血”有风险

除了毛利率明显高于同行外,润科生物最近一年半的净利润全部来自于子公司润科生物工程(福建)有限公司(下称“润科福建”)。 招股书显示,润科生物2019年、2020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分别为7004万元、4869万元,同期润科福建的净利润分别为7358万元和5051万元。也就是说,润科生物最近一年半的盈利是靠润科福建“输血”,这也让市场对其的独立性表示怀疑。

企查查信息显示,润科福建成立于2008年,由李建平和润科生物分别出资4500万元、500万元设立。2010年,润科生物以4509万元购买李建平持有的润科福建90%股权,至此润科福建成为润科生物的全资子公司。

至于对于净利润来自子公司的风险问题,润科生物在招股书中提示称,如果润科福建未来未能进行现金分红或存在重大投资计划、现金支出的情形而无法及时、足额向公司分红,则可能造成公司无法及时向投资者进行分红的情形,提醒投资者关注现金分红风险。

广东德纳(成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何小丹律师认为,净利润几乎全部来自子公司,除了子公司的经营会影响母公司发展外,IPO时还可能会被监管层询问为何不以润科福建为主体进行上市;如果润科生物不能证明其独立经营能力,其IPO可能会面临阻滞。

值得注意的是,李建平为润科生物实际控制人陈璇的丈夫。截至招股书披露日,其通过汕头市益源生物技术有限公司间接持有润科生物1.17%的股份。不过,作为陈璇的配偶,李建平并未被认定为润科生物的共同实控人。对于该公司实控人认定存在疑问的相关问题,也可能对润科生物IPO造成影响。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本文地址:http://www.szwangfa.com/27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